梓绾

#十赞随笔
#黑爷自戏向
#黑邪警告

靠在墓室的墙壁上大口喘息,一手捂住腹部的伤口,啐了一口血水,“艹,大意了。”
眼前的事物蒙了一层雾气,这次怕是真的要栽在这墓里了,受了伤不说连这对招子也不管用了。
撕下上衣下摆用力缠紧伤口以止血,有些蹒跚的顺着墓道往出口走,最终还是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下,有些不甘的望着不远处的盗洞。
靠着墙屈膝坐在地上,勾起唇角等待着。耳边传来脚步声,眼睛已经看不清了,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逆着光站在自己面前。
咧开嘴笑了,“徒弟,来的真巧。”
任由人架起自己一步一步往外走,血液顺着腹部的伤口滴答的延续了一路,意识逐渐模糊,只听到人说,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......
后来在病房里吴邪问我当时是怎么知道来人是他时,我嘿嘿一笑,“我的徒弟我还能不知道?”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