梓绾

【薛瑶】弗里德曼定律

*第一次发文,小学生文笔
*可能OOC
*cp薛瑶
*定律根据百度搜索理解,相关知识不足,请多指教
*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
*可以不爱请别伤害

弗里德曼定律
当一个人的需要满足另一个人的需要时,两个人就趋向于互相喜欢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有很多故事,你愿意听我讲吗?如果愿意,那就请听我细细道来。
今日的故事,是弗里德曼定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面前的人哭诉着薛洋是如何打砸他的摊子,如何欺辱于他的,金光瑶温声安抚并示意侍从给予那人钱财赔偿。那小贩得了钱财感激的谢了几句便走了,金光瑶坐在椅子上捏了捏眉心。
今天又有人找上门来了啊,等那小混蛋回来了就再说一遍他吧,金光瑶如是想道。
傍晚时分,薛洋从外面回来直奔金光瑶房内。一脚踹开房门就看到金光瑶正坐在案几前处理公务。
“在外面胡闹够了就回来了?”,金光瑶抬起头来看着人。
薛洋也不在乎,直接坐在桌前:“那些人又找来了?”
金光瑶见他这副样子也知自己的话再多也是无用,叹了口气道:“薛客卿,日后若是再要胡闹,也别穿这身金星雪浪袍呀。”
薛洋不耐烦的一摆手,塞进口中几片云片糕: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二人初识时,薛洋还只是蘷州街头一恶霸,小贩们避之不及的对象。
薛洋此人,长得清俊,叫人见了忍不住生出好感来,尤其是一双虎牙更是可爱。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杀人无数,稍一个不顺心旁人便有可能丢了性命。
金光瑶早早打听好了薛洋的为人,喜好。儿时曾遭人欺辱断了左手小指,而后不知从何得来鬼道修习之法,此后便称霸蘷州街头。嗜甜,米酒汤圆不甜便掀了人摊子。
于是金光瑶便用一盒饴糖和兰陵的糕点招来了薛洋,修补阴虎符。
金光瑶面上为人极善,可心思却不简单,从娼妓之子爬到金家公子的位置,手上并非没有人命。
金光瑶需要一个恶人帮他除掉绊脚石,薛洋需要一个人给他提供尸体以修习鬼道,如果能顺便收拾烂摊子那真是再好不过。
于是就有了恶友组,口蜜腹剑薛成美,笑里藏刀金光瑶。
“我只需说个地方,你便知我是要你杀人还是放火,杀几人,放哪家。”
“欺辱你者,我自会拔了他的舌头,折了他的手脚,你只需提供‘甜蜜’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起初金光瑶将人带回兰陵金家,薛洋便常缠着金光瑶,若不是亲眼见过炼尸场中的薛洋,金光瑶便要怀疑薛洋的真假了。时长日久,便缠到了床上,互相的利益趋使两人关系更加亲密。
后来,金光善死了。一如既往,金光瑶示意,薛洋动手,可没人知道。
后来,金光瑶要成亲了,和秦愫,他同父异母的妹妹。薛洋也不在意,金光瑶只会是他的。
“成美,莫要再闹了,秦愫她会是我的妻子。”
“是是是,我只是客卿,她是你亲妹妹嘛。”
接下来呢?金光瑶和妻子相濡以沫,举案齐眉,薛洋恼怒分道扬镳?可不是这样。
后来,常家惨遭灭门,除了在外的常萍无一幸存。
“我说过灭他满门,那就一定是满门,一条狗都不会留下。”
“五十条人命罢了。”
常萍为了报仇找来了不少修士,包括晓星尘和宋岚,二人不负众望的找到了凶手,于是薛洋便屠了白雪观又挖了宋岚的眼睛,晓星尘得知挚友因自己遭祸便又将自己的双眼给了他,而后众人登上金麟台为受害者讨个说法。金光瑶亲自清理门户,薛洋重伤生死未卜。
“若我身死,你也不得好活。”
“那便说好了,待你身死,我便去找你。”
再后来,薛洋好似爱上了晓星尘,在义城被蓝忘机砍去左臂;金光瑶似是对蓝曦臣袒露心迹,却被蓝忘机砍去右臂,魂魄被封印在观音像下棺材之中。
“你说过和我一起的。”
“......”

评论(3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