梓绾

#十赞随笔
#黑爷自戏向
#黑邪警告

靠在墓室的墙壁上大口喘息,一手捂住腹部的伤口,啐了一口血水,“艹,大意了。”
眼前的事物蒙了一层雾气,这次怕是真的要栽在这墓里了,受了伤不说连这对招子也不管用了。
撕下上衣下摆用力缠紧伤口以止血,有些蹒跚的顺着墓道往出口走,最终还是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下,有些不甘的望着不远处的盗洞。
靠着墙屈膝坐在地上,勾起唇角等待着。耳边传来脚步声,眼睛已经看不清了,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逆着光站在自己面前。
咧开嘴笑了,“徒弟,来的真巧。”
任由人架起自己一步一步往外走,血液顺着腹部的伤口滴答的延续了一路,意识逐渐模糊,只听到人说,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......
后来在病房里吴邪问我当时是怎么知道来人是他时,我嘿嘿一笑,“我的徒弟我还能不知道?”

偶遇画糖人的大叔就让他帮忙写了个薛瑶

【薛瑶】弗里德曼定律

*第一次发文,小学生文笔
*可能OOC
*cp薛瑶
*定律根据百度搜索理解,相关知识不足,请多指教
*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
*可以不爱请别伤害

弗里德曼定律
当一个人的需要满足另一个人的需要时,两个人就趋向于互相喜欢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有很多故事,你愿意听我讲吗?如果愿意,那就请听我细细道来。
今日的故事,是弗里德曼定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面前的人哭诉着薛洋是如何打砸他的摊子,如何欺辱于他的,金光瑶温声安抚并示意侍从给予那人钱财赔偿。那小贩得了钱财感激的谢了几句便走了,金光瑶坐在椅子上捏了捏眉心。
今天又有人找上门来了啊,等那小混蛋回来了就再说一遍他吧,金光瑶如是想道。
傍晚时分,薛洋从外面回来直奔金光瑶房内。一脚踹开房门就看到金光瑶正坐在案几前处理公务。
“在外面胡闹够了就回来了?”,金光瑶抬起头来看着人。
薛洋也不在乎,直接坐在桌前:“那些人又找来了?”
金光瑶见他这副样子也知自己的话再多也是无用,叹了口气道:“薛客卿,日后若是再要胡闹,也别穿这身金星雪浪袍呀。”
薛洋不耐烦的一摆手,塞进口中几片云片糕: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二人初识时,薛洋还只是蘷州街头一恶霸,小贩们避之不及的对象。
薛洋此人,长得清俊,叫人见了忍不住生出好感来,尤其是一双虎牙更是可爱。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杀人无数,稍一个不顺心旁人便有可能丢了性命。
金光瑶早早打听好了薛洋的为人,喜好。儿时曾遭人欺辱断了左手小指,而后不知从何得来鬼道修习之法,此后便称霸蘷州街头。嗜甜,米酒汤圆不甜便掀了人摊子。
于是金光瑶便用一盒饴糖和兰陵的糕点招来了薛洋,修补阴虎符。
金光瑶面上为人极善,可心思却不简单,从娼妓之子爬到金家公子的位置,手上并非没有人命。
金光瑶需要一个恶人帮他除掉绊脚石,薛洋需要一个人给他提供尸体以修习鬼道,如果能顺便收拾烂摊子那真是再好不过。
于是就有了恶友组,口蜜腹剑薛成美,笑里藏刀金光瑶。
“我只需说个地方,你便知我是要你杀人还是放火,杀几人,放哪家。”
“欺辱你者,我自会拔了他的舌头,折了他的手脚,你只需提供‘甜蜜’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起初金光瑶将人带回兰陵金家,薛洋便常缠着金光瑶,若不是亲眼见过炼尸场中的薛洋,金光瑶便要怀疑薛洋的真假了。时长日久,便缠到了床上,互相的利益趋使两人关系更加亲密。
后来,金光善死了。一如既往,金光瑶示意,薛洋动手,可没人知道。
后来,金光瑶要成亲了,和秦愫,他同父异母的妹妹。薛洋也不在意,金光瑶只会是他的。
“成美,莫要再闹了,秦愫她会是我的妻子。”
“是是是,我只是客卿,她是你亲妹妹嘛。”
接下来呢?金光瑶和妻子相濡以沫,举案齐眉,薛洋恼怒分道扬镳?可不是这样。
后来,常家惨遭灭门,除了在外的常萍无一幸存。
“我说过灭他满门,那就一定是满门,一条狗都不会留下。”
“五十条人命罢了。”
常萍为了报仇找来了不少修士,包括晓星尘和宋岚,二人不负众望的找到了凶手,于是薛洋便屠了白雪观又挖了宋岚的眼睛,晓星尘得知挚友因自己遭祸便又将自己的双眼给了他,而后众人登上金麟台为受害者讨个说法。金光瑶亲自清理门户,薛洋重伤生死未卜。
“若我身死,你也不得好活。”
“那便说好了,待你身死,我便去找你。”
再后来,薛洋好似爱上了晓星尘,在义城被蓝忘机砍去左臂;金光瑶似是对蓝曦臣袒露心迹,却被蓝忘机砍去右臂,魂魄被封印在观音像下棺材之中。
“你说过和我一起的。”
“......”

砚津:

请不要玩这种乱七八糟的梗来彰显自己的浅薄和自以为是!


洛艺尘_糖渍咸鱼:



我为什么讨厌“对愁眠”梗。
我爱江澄,心尖尖上的人不是让你们作践着玩儿的。
我爱古文化,古诗词不是让你们瞎改着玩的,那是瑰宝,是明珠,是辉煌,是我们,和你们,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玩梗的孩子们,有本事,你们去和自己的父母,和自己的语文老师,去背这两句诗。
你看他们不削死你。
就算不是澄粉,不知道江澄是谁,除了那些真正的白丁与恶毒者,只要是国人,都会觉得,你是一个不懂得尊重人,不懂得尊重文化,不懂得尊重自己祖国的人。
这么说的话,可能有人觉得我在上升高度,但,真的没有一点,“细思极恐”的感觉吗。
想起冯先生的《四堡雕版》,文化被自己的主人轻视才是真正的悲哀。
mxtx的脑残粉,那些小教徒,大多是初中甚至小学的孩子。
这就是他们对不喜欢的人的态度,对文化的态度。
何其可笑,何其悲哀。




祝每一个乱改诗词玩梗的人,都能在各种大型考试,迅速想起自己篡改后的诗词,然后,一败涂地。
这是一个高三狗最恶毒的诅咒。




顺便,没有对象。
这是一个有cp的人最深沉的恶意。




顺便……点进第二个tag……可能有惊喜哦(或者是惊吓……)


江澄还他妈真的就无愧于心

真的是好气哦,我们邪教是邪教,可是我们圈地自萌啊,有些官配党真的是.....
最后强调,江澄是世界上最好的江澄,他不差于任何人!

晚吟多是看山回:

真的要被有些臭傻逼烦死了,天天书不读,砖不搬,逮着什么道德点就来开炮…结果逼逼半天还是因为是傻逼被扒皮了,你们官配党天天闲的呀,非要搜邪教tag,自己犯贱!
既然都说到这里了,我还就他的话,进行一下反驳,因为我们澄粉真的是素质好人品好,有的人眼瞎嘴贱心毒犯贱,可是我还是要给他说一下事实!江澄,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无愧于心!
首先,温宁温情与他确实有救命之恩,但是也确实这是因魏无羡而引发的恩情,因为替他引开追兵被化丹,当然,我说这个不是为了推卸什么责任,而是,我要陈述事实,江澄有主动攻击过他们吗,江澄保魏无羡,也只说了,要是保他们便保不住你,是江澄江家要主动去夷陵屠杀他们吗,他没有吧,只是世家大族都要斩杀温家余孽,其实要是没有温宁失控,说不定他们真的还不用死,江澄后来对他们起了杀意,只有一个原因,温宁杀了他姐姐,而且他们也毁了金家!!!我不知道我陈述的大家有没有看懂,我的意思是,如果没有温宁失控这个催化剂,他们其实还有转机,阿澄也从来没有想去杀他们,如果江澄想杀他们,他就可以在他去夷陵见魏无羡的时候直接动手了,可是他没有,他容忍了魏无羡保护他们,而他选择保护魏无羡,但是在当时大环境下江家没落,其他三家联盟,小家族要求追杀温家余孽,江澄已经做的很好了,他首先是江家家主才是江澄,他要对得起江家无辜丧命的亡魂,即使世家大族要动魏无羡,他在魏无羡主动放弃他之前,他依然愿意江家当他的后背和依靠!然而却有个人杀了自己至亲至爱的姐姐,甚至算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血缘亲人,我想现在情绪变化也是很能理解的…
对于温情,我想说,她是一个好姐姐,正因为这样,她知道弟弟犯了这样的大错,她难辞其咎,唯有以死谢罪,杀掉自己至亲至爱的人的痛苦她应该深有体会…
最后,我想说,连魏无羡主角都做不到保下他们,你们凭什么要求江澄做到!在我心里,他做的很好,即便这样,他也没有亲手去杀温宁温情!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负担前行。你看到你的痛楚,却遗忘了有些人的悲伤,他们那个时代,你如果用简单的对错去评判,我只能说,你的阅读能力还在幼稚园,你只是单纯的提出了一个点去中伤一个你讨厌的角色,你有认真去读那本书吗,你有看到每个人踌躇蹒跚下的痛苦绝望吗!你没有,因为你是个傻逼